恒思盛大仪器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恒思盛大仪器
热门搜索:

PE深陷景达生物高特佳再饮投资苦酒

发布时间:2020-03-24 10:36:11阅读:来源:恒思盛大仪器

PE深陷景达生物 高特佳再饮投资苦酒转载创业邦导语: 南岳制药的事情正在谈,高特佳没有退出景达生物的打算。9月20日上午,深圳高特佳投资集团

南岳制药的事情正在谈,高特佳没有退出景达生物的打算。9月20日上午,深圳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特佳)投资部一位女性工作人员如是向记者表示。

湖南景达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景达生物)和紫光古汉()为南岳制药有限公司(下称南岳制药)的前两大股东,而已在2009年11月接手景达生物大部分股权的高特佳,目前正以景达生物大股东的身份,与紫光古汉就南岳制药控股权进行谈判,但谈判现已陷入僵局。

与此同时,记者却发现,高特佳总裁黄煜正在与湖南一家上市药企接触,高特佳是否在寻找下家接盘景达生物以求脱身,还不得而知。

在高特佳投资前,景达生物内部管理已呈现诸多乱象,但高特佳2006年入股时对此似乎并不介怀,而其进驻后,又无力扭转景达生物内控混乱局面。

景达生物的内乱,也蔓延出南岳制药的股权争夺,使得南岳制药本应光明的前景变得暗淡。

一旦失去南岳制药控股权,景达生物将成为没有核心资产的空壳,而高特佳则可能继投资江西博雅生物制药有限公司(下称江西博雅)失利之后,再饮生物制药投资苦酒。

事实上,高特佳不单是在生物制药创投屡遭败局,在整体创投(PE)业务领域,高特佳的成绩与同行比较,也相形见绌。

资料显示,高特佳成立于2001年,由国泰君安以及数家国内上市公司和非上市企业共同发起设立。包括董事长蔡达建、总裁黄煜和副总裁陈采芹在内的多名高管曾长期在国泰君安任职。公司主要从事创投、私募股权投资(PE)、战略风投(VC)和资产管理。

据北京产交所一则高特佳股权转让公告显示,高特佳200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50.61万元,营业利润亏损994.81万元,净利润亏损1074.48万元,资产总计61763.74万元,负债总计27179.65万元,所有者权益34253.23万元。

股权之争

南岳制药前身为军办企业南岳制药厂(下称制药厂),是国内为数不多的血液制品公司之一,1998年移交衡阳地方政府后由湖南古汉集团托管,2000年清华紫光集团入主古汉集团,公司更名为紫光古汉,制药厂成为紫光古汉子公司。

2005年,紫光古汉引进景达生物作为战略伙伴,将制药厂改组为南岳制药,股权比例为紫光古汉95%,景达生物5%。此后通过一系列股权倒手,至2006年12月,南岳制药股权比例变更为景达生物60%、紫光古汉36%、景达生物总经理张翔4%。

当时紫光古汉选择与毛金武控制的景达生物合作,盖因双方可以资源互补:南岳制药有人血白蛋白等血制品生产资质证书,而景达生物旗下有君山、汨罗等5个血源丰富的浆站。

2006年7月,高特佳出资3200万元(其中2375万元作为资本公积金,825万元作为注册资本)入股景达生物,持有景达生物20%股权。

高特佳入股景达生物,瞄准的是资本市场。此后不久,景达生物即启动IPO计划。据景达生物董秘傅溪辉向媒体透露,高特佳本欲单独运作景达生物上市,但此后却被紫光古汉的定向增发方案打断。

2009年4月,紫光古汉启动增资扩股和定向增发:上市公司将持有的南岳制药36%股权加2000万元现金入股景达生物,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持股27.68%。然后,紫光古汉向景达生物定向增发,景达生物全资拥有南岳制药,而紫光古汉实现间接控股南岳制药。如此,紫光古汉可以通过重组解决资金与产业发展瓶颈,景达生物则可以实现借壳上市。

据紫光古汉现任副总裁南雁鸣透露,由于增资过程未实质完成,加之诸多增发细节并不合规,定向增发方案最终被监管部门否决。

2009年7月,连续8年业绩低位徘徊的紫光古汉出现人事变动,数名核心高层去职,新管理班子上任。而南岳制药拥有血液制品资质,资产优良,不甘于做小股东的紫光古汉,开始着手收回南岳制药控股权。

双方进行多次谈判未果,2009年底,接到南岳制药股权变更违法举报的衡阳市公安局将景达生物董事长毛金武、张翔、紫光古汉前总裁刘箭羁押。

衡阳市公安局《关于紫光古汉重大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通报》显示:刘箭与毛金武勾结,采取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的手段,签订虚假《股权转让协议》套取了南岳制药60%股权。

记者获悉,张翔和毛金武目前已解除羁押,而张翔作为高特佳的代表,则正与紫光古汉就南岳制药股权进行谈判。

张翔向记者证实,毛金武被羁押前的2009年11月,已与高特佳签订意向协议,约定以每股4.9元,将景达生物股权转让给高特佳,高特佳将持有景达生物95.45%的股权,变身控股股东。

2010年初,高特佳接棒与紫光古汉谈判,谈判代表为张翔。据他透露,景达生物愿意以6600万元收购紫光古汉持有的南岳制药36%的股权,或者紫光古汉以每股4.9元受让景达生物和张翔持有的南岳制药64%股权,但紫光古汉不愿接受这一方案。

我们后来愿意再让一步,给紫光古汉8000万元,但对方坚持要1个亿。张翔表示,由于价格分歧太大,目前与紫光古汉的谈判已陷入僵局。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阅读全文BANGCAMP创业邦成长营,创业邦旗下孵化计划。第四期全新升级,60个名额正式开启招募!现在报名,将有机会获得资机构对接、创业导师面对面指导、2016创新中国春季峰会展示、创业邦媒体矩阵深度传播!创新原力,伴你前行!

即刻报名第四期!

黄江二手车

防护铅玻璃

空心阴极灯